您的位置 : 爱说篇 > 小说资讯 > 宫锁我心:爱在你心_宫锁我心:爱在你心小说在线阅读

宫锁我心:爱在你心_宫锁我心:爱在你心小说在线阅读

今天小编带来宫锁我心:爱在你心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醉殇奴,“辰灵……今晚的月亮好美。”我无力地握着他的手,令十指相扣,与此同时,我却清楚地觉察到,自己的意识正被无情地抽离。“真的……很美……”我用尽最后一点气力,扬起双唇向后靠了一靠,只为贪婪地汲取那即将远去的温暖可惜弹指之间,我便敌不过强大的困意,身不由己地闭上了眼。前尘纷扰,今生来断。夜尽灯灭,意绪阑珊。浮沉若梦,恩怨兜转。梁倚成说,执手难还。那一瞬间,我的眼前依稀出现了一道银白色的光芒^

第六章活宝

“姑娘很是有趣啊。”陌生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饶有兴趣地瞅着我,“敢问姑娘芳名?”

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揣着几分戒心注目于他,陷入了短暂的犹豫。

“呵……”男子倏地将扇子收拢,对着我抱了抱拳,“在下穆清弦,再次请教姑娘芳名。”

“什么?”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我自动过滤掉其他信息,脑中只剩下那曾有耳闻的三个字,“你是‘穆清弦’?!”

“虽说穆某确实名扬四国,但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见慕名者。”岂料对方非但没有表现出我想象中的疑惑,反而带着一脸悠闲自我肯定起来。

“穆公子可是杨御医的徒孙?”我不由自主地扯了扯嘴角,旋即忽略了他的自卖自夸,直奔主题。

“你认得杨老头?”他收起原先的笑意,眯起眼睛微歪着嘴反问,表情又一次出乎了我的意料。

看来是八九不离十了——思维方式性格脾气言行举止都那么与众不同。我看你们压根就不是师公和徒孙,而是一对活宝爷孙吧!

“和杨大人有过几面之缘。”我盯着对方,如实相告,“这么说,阁下的确是杨大人的徒孙?”

“那是一段孽缘,”穆清弦移开视线嘀咕着,冷不防又一脸春光明媚地对着我,“不提也罢。”

快赶上川剧里的变脸了——我心里道。

不过,既然是杨御医的徒孙,又是辰灵的故人……尽管两人对他的评价都不怎么样……但他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坏人,应该不会加害于我吧?

想到这里,我放下多余的戒备,彬彬有礼地低眉道:“在下朴云玦,见过穆公子。”

“要想知道朴姑娘的芳名还真是不易。”穆清弦说着,眉角一弯,笑得宛若一朵桃花。

“呵……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面对他意有所指的眼神,已然抬眼的我莞尔一笑,“还望公子体谅我一个弱女子不得不有的防人之心。”

“可是穆某自认为长得不像歹人啊?”他又打开了那把看上去像是在附庸风雅的扇子,神态是三分无辜加七分不解。

我瘪了瘪嘴,赔笑道:“穆公子自然不是坏人,但一个人善恶与否是不会写在脸上的。”

“穆某表里如一。”他摇着扇子泰然自若道。

陪他闲扯根本就是个错误!

“穆公子,”迅速意识到上述问题,我决定立即转移先前那个毫无价值的话题,“请问我昏厥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

“朴姑娘中了蛇毒,是你大哥把你送至这回春堂。而在下,则用这里的药替你解了毒。”他依旧不徐不疾地扇着扇子,不过看上去倒是比刚才正经了不少。

“原来是穆公子救了我,云玦感激不尽。”获悉眼前的男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我马上真诚地表示了感谢。

虽然这穆清弦外表看着有些玩世不恭,但却是个古道热肠之人——之前从马蹄下救了那孩童的,想来也是他吧。

“救你的也许不是我。”他蓦地收起了折扇,目不斜视地注视着我。

“这……此话怎讲?”我怔怔地与之对视,思前想后也无法解读出他的言下之意。

“你所中的蛇毒毒性极强。中毒者通常当场毒发,神志不清;一盏茶的工夫,就会彻底失去意识;若是过了三炷香的时间仍无解药……”他弯腰凑近了我,眸中一片清明,“回天乏术。”

“那……”他的一番叙述听得我心里一阵阵地发毛,“那大概是因为……我大哥处理得当……”

“点穴至多只能再延缓三炷香的工夫。”穆清弦保持着原先的动作,一副对事情了然于胸的模样,“可我问过你大哥,你们从城外到城内,用了约朴半个时辰。”

他的话我听得明白。即使被点穴,毒性也会在半个小时里要了我的命。那么过了两倍的时间,我应该已经是个死人了。

“所、所以呢?”我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恐慌,故作镇定地直视着对方的瞳仁。

“所以我才问你以前是否中过什么毒。”穆清弦直起腰来,口吻也变得轻快了些。

“我不知道。”我移开目光,任思绪流转。

中毒?谁会给我下毒?淑妃?或者……那个心狠手辣的师甫?但是,她们至于吗?

“朴姑娘,穆某是个医者,你防着我没意思。”穆清弦拿扇骨轻轻拍了拍自个儿的手掌,兀自漫不经心道。

“我没有防着穆公子。”我闻言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继而重新注目于他,“实不相瞒,云玦是个失去记忆的人,所以根本不清楚在自己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

“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这样啊……”穆清弦若有所思,冷不丁露出了一个饱含鼓励之意的笑容,“那朴姑娘,把上衣脱了吧。”

什么?!

他的一句爆炸性发言霎时把我轰得分不清东南西北。我呆若木鸡地看着他,瞬间失去了语言机能。

“朴姑娘,这种事情还是由你自己来比较好,毕竟男女有别。”他见我一动不动,又看似善解人意地说了这番话——只是说这话的同时,他居然能摆出一脸理所当然。

你也知道男女有别啊!?哪有才见面的男人说了没几句就叫女人脱衣服的!?相亲也不带这样的!就算是在古代……在古代应该更不可能吧!

“朴姑娘不必有所顾虑。穆某是个大夫,天下所有的及笄女子在穆某看来,都只是一堆血肉而已。”穆清弦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着他那惊世骇俗的论调。

为什么要特地强调及笄女子?朴非你是个萝莉控!?不对!眼下的重点不在这里!

那一刻我不得不在惊悚中承认,这个男子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

“穆某好奇难耐,还望姑娘配合。”他笑得自然又自在,好像他的言论压根就没有造成他人的惶恐不安。

“公子所言,恕难从命!”我当然不可能配合他这种既无理又无礼的要求——哪怕他刚救了我一命,我也不能就这么以身相许了吧?

是以,我瞅准一个空当,逃命似的下了床,直冲房门而去。慌不择路的我火急火燎地掀开门帘,一心只想夺门而出——“哎哟!”然而天不遂人愿,我猛地一头撞上了什么人。

慌乱中我抬头一看,却看到了一张我最想看到的脸。

“师……”我心中一喜,正欲大呼救命,却恰巧目睹了来人身旁一个矮小的身影,“辰灵?!”

“你没事……你怎么了?”兴许是不解于我惊慌失措的模样,辰灵选不定是该先松一口气还是倒吸一口气。

“你、你那个朋友……穆清弦,他……”我勉强寻回部分冷静,一手紧紧地抓着朴无争的衣襟,一手指着身后结巴道。

岂料我话没说完,辰灵就面色一凝,然后快步绕过我和朴无争,径直进了屋。

“小灵灵?!”下一秒,只听得屋里突然爆出一个明艳动人的称呼,使我惊魂未定的小心肝登时起了一层疙瘩。

“你怎么在这里?”

辰灵应了?应了……还真应了!?

“我可是特意来接你的。”穆清弦的语调里充满了欢喜雀跃,仿佛他就快要瞄准辰灵扑上去似的。

“你对云玦做了什么?”辰灵直接无视了对方因重逢而生的喜悦,口吻严肃,似是欲替我讨回公道。

“我什么也没有做。”穆清弦说得事不关己,我几乎能想象出他摇着扇子满脸无辜的模样。

听到这里,我不能再置身事(室)外了。于是,我拉着朴无争,转身英勇无惧地回到了屋里。

“穆公子,做人不可以这样。”我义愤填膺地站在了穆清弦的面前,辰灵的身后,朴无争的旁边——有朴无争给我壮胆,有辰灵替我撑腰,我何惧之有?

“朴姑娘当真不愿意?”穆清弦抬眼忽略了我义正词严的箴言,只管提出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不愿意。”我斩钉截铁的回答贯彻了始终。

“那穆某也不好强人所难。”穆清弦流露出些许失落之色,忽而面色一改直视于我,眼神里似透着难得的认真,“只不过此事事关重大,穆某劝姑娘还是考虑一下比较妥当。”

亏你还能用如此一本正经的表情说出这种话!你怎么就能……就能这么恬不知耻地叫一个黄花大闺女考虑这种事呢?!简直荒谬至极!

“云儿,究竟出了什么事?”在一旁听了半晌的朴无争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呃呵,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违心地冲朴无争笑了笑,只缘方才一事实在叫人难以启齿,“倒是大哥你,衙门的人没为难你吧?”为了防止朴无争追问,我随即侧首看向立于身侧的他,诚心诚意地扯开了话题。

一行人各自冷静下来说事,就发生在之后的一刻钟里。

虽说在场的数人中有一位是言行异常了些,但好在其他人还是比较正经正常的,因此,我很快借助其余几人的叙述,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大约三个时辰前,也就是穆清弦挡着朴无争的路同他理论之时,我像是掐准了时间似的,两眼一翻昏了过去。我这一晕,朴无争急了,穆清弦傻了——后者本以为前者只是虚张声势,想要借机逃离,全然没料到,情况真的如其所言那般严重——好在他同时具备身为医者的仁心和敏锐,旋即就察觉到我是中了蛇毒,继而不再纠缠,甚至本着“救人要紧”的原则替朴无争指路。就这样,他随朴无争一同把我送到了眼下的这家医馆,并用馆内的药物调成解药,救了我一命。而朴无争,直到穆清弦反复保证我已脱离危险,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怒候多时的官差去府衙解决先前硬闯城门险撞路人之事。虽然他试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向县令说明自己是因为朋友命悬一线急需救治,万不得已才飙马横行,但无奈刚正不阿的县令大人并不为之所动。解释无果,朴无争不得不亮出了北梁将军加使节的身份,以至于如今我们四个人的行踪……嗯,已经毫无悬念地暴露了。

“行踪暴露了……会导致什么不良的后果吗?”我半躺在床,背脊靠在墙上,来回瞅着一左一右立于床前的辰灵和朴无争,心下不由自主地分析起其中的利弊——但是想来想去,我都觉得暴露与否好像没有太大的差别。

宫锁我心:爱在你心

宫锁我心:爱在你心

作者:醉殇奴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辰灵……今晚的月亮好美。”我无力地握着他的手,令十指相扣,与此同时,我却清楚地觉察到,自己的意识正被无情地抽离。“真的……很美……”我用尽最后一点气力,扬起双唇向后靠了一靠,只为贪婪地汲取那即将远去的温暖可惜弹指之间,我便敌不过强大的困意,身不由己地闭上了眼。前尘纷扰,今生来断。夜尽灯灭,意绪阑珊。浮沉若梦,恩怨兜转。梁倚成说,执手难还。那一瞬间,我的眼前依稀出现了一道银白色的光芒^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