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爱说篇 > 小说资讯 > 叶辰瑶姬小说_叶辰瑶姬小说名字

叶辰瑶姬小说_叶辰瑶姬小说名字

今天小编带来赎梦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叶辰,瑶姬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黑化病娇梦,红莲生业,我本沉沦。当世间的罪涤将我淹没的时候。我愿用这双眼,来劈破血色荆棘的苍穹。然而,当我对天撬开了一缕缝隙后,才发现天道何其无情……我的梦呢?

赎梦

推荐指数:10分

赎梦在线阅读全文

第五章茶馆

纵使我是个警察也被吓得不轻,立刻丢下了白布,惨白了脸不停地朝后退,一不小心,脚却踩到了金属推车脚下的轮子,踉跄了一下才稳住身子。

我顺势的从推车上抓起砍骨刀,这已是我能拿到的最大的家伙了,双手紧握抵在身前,死死地看着那女孩的尸体,害怕下一秒钟那女孩就会站起来找我索命。

可几秒钟过去了,除了我身体不停抖动而发出咯咯的声音,整个屋子里如死一般寂静,那女孩依旧静静地躺在床上。

“这……”

我薄唇轻起,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是经历这接二连三的蹊跷中太过紧张了。

鼓起勇气上去仔细地检查了一番,终于找出了合理的解释。也许是生物电的原因,是解剖的过程引发了某种生物电的神经反射。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可笑,放下心来开始检查起来。女孩果然如我先前所判断那般身高在一米六左右,一个绣花碎裙,如果不是狰狞可怖的表情,生前定是一个貌美如花的花季少女。

在检查手的时候,我发现她右手指甲缝里有几粒沙子,就与那片海滩的沙粒一模一样。虽然这沙粒并不能直接证明什么,但是,我还从她右手掌心处看到一处淤青!

我一下子兴奋起来。也就是说,我当初发现的犯罪现场是存在的,我看到的那一掌印正是这女孩所留下的,那里一定是第一案发现场!

可是,我突然想起。我所发现的第一案发现场早已被破坏失踪。缺失了第一案发现场,这异样并不能说明什么。

一时间,我又陷入了迷茫当中。眼睑出血,眼神混沌,嘴唇发绀,正是窒息而亡的表现,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而到现在还是湿漉漉的衣服也可以证明尸体的确是从海里泡过不少时间,口腔……

一边说着,我一边张开了女孩的嘴巴,突然发现这女孩的口腔里面居然干干净净!

这只能说明一点,这女孩是窒息而亡,但并不是溺亡!

这可是一个重大的发现,我眼睛里一下子闪起了兴奋,因为推翻了溺死的死因,就等于说推翻了案件的定性,开始重新调查,那么我就有可能用事实来告诉所有人,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我心满意足地一笑。剩下的尸检就不是我的活儿了。为了避免被骂,我赶紧清理起“作案现场”。

迅速的的脱掉手套,将所有工具放回原位,再把白布如初的铺盖在女孩的身上,最后打开窗子,麻溜的翻回居委社,却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

老丧扭过那张黄得像一张陈年的旧报纸的脸,看到我微微一笑。

我一下子慌了,实在没想到他会在这个点突然出现在这里。我刚想编个理由糊弄过去的时候,老丧却张嘴打断道:

“愿意陪我喝杯茶吗?”

我也没办法拒绝,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跟着老丧下楼,门外正好停着一辆看起来有好几年的黑色机车,我愣了愣,老丧却笑而不语让我上去。

突然想起网上那句话,谁没个过去?或许老丧也有吧。

嗡嗡地噪音响起,摩托开始奔驰起来,开出龙澳沿着海边走了一里,停在一个仓库前,而仓库的后面依旧是一望无际的海面,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起粼粼波光。

仓库的彩钢已经生出斑驳的锈迹,门口两边也长起了一丛丛一人多高的荒草,看起来已经被荒废了多年。

我很是疑惑,而老丧则将车子丢在了道路的一边让我下车,径直带我从仓库前一个石子路穿进去。

石子路上的沙土上还有无数大小不一的脚印,看起来都很新,这就说明这仓库绝不是荒废的。在这里……喝茶?

走到仓库的大门前,虽然这大门是关闭的,可是下面还是露出了一道缝隙,从这缝隙里有光映出来,还能听到京剧的声音从里面发来。

老丧用力地敲了敲铁皮大门,没过一会儿,一个两鬓斑白的唐装男人将卷帘门网上一拉,略噙著笑意的薄唇发出了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老丧,好久不来了?外面蚊子多,进来坐……咦,怎么还有一个小生在身边?”

这小生自然指的是我,我尴尬的笑了笑,老丧却一改白天那僵硬的面孔,替我说道:“这小子是单位上新调来的警察,刚忙完工作,带他来喝杯茶坐坐。”

一番客套后,老丧带着我进入了这仓库内部。

看着墙上挂着的字画,整齐摆放的老式茶楼桌椅,画着山水的屏风,我着实一愣,没想到这里竟然是别有洞天。

老丧带着我找了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脸上再次恢复了那不苟言笑的表情。

沉默,空气中除了那淡淡的戏曲声音,一片死寂。我默不作声的看着老丧,而老丧同样也是这样看着我。

终于,老丧举起了桌上的茶杯,像是喝白水一样一饮而尽,喝完之后重重的将杯子砸在了桌子上,吓了我一跳。

“气么?”老丧问我。

我一时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摸不透老丧为何半夜会突然回到居委社的值班室,也想不出来老丧看到我从窗子里翻进来带我来这地方喝茶。

刚才那个唐装男人听到后,赶紧走到跟前,“老丧,你又咋了?”

老丧抬起头看了看他,然后长叹一口气,扭过头看着我说道:“老板叫小白子,是我年轻时候的发小,就如你小子所见,这仓库原本是他的。年轻时候这里可是一个大的盐仓,可惜后来出了点事情,小白子吃了快十年的牢饭,出来后仓库早倒闭了,就把剩下的所有家产都添置到了这里,没事儿让我们这群老朋友在这儿喝喝茶听听戏,唠唠嗑。”

“当时我跟你年纪差不多,还没有龙澳小区就分在这片儿地方,也发现了一个女孩儿在这儿溺死了。”

“跟你一样,我也是要给女孩儿伸冤,可啥证据也没有,最后就开始闹,结果小白子就被同事怀疑上了,背着杀人的罪名进了牢里,幸好后来旧案重审给放出来了。可出来了,小白子什么都没了。”

我一听,一下子把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老板的身上。

老板听后,苦苦一笑:“老丧啊,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过去了,还提它干什么?”

老丧一听,黯然垂下眼帘,眼泪从他那眼角中流落:“是我害了你啊。”

我一下子明白了什么。难怪我要对这件案子刨根问底的时候,老丧会摆出那般态度。

“没有,可别这么说,”小白子感激的看着老丧,提起茶壶又给老丧倒上了一杯,“要不是你这么多年来一直跟上面提这件事儿,我或许得吃一辈子牢饭呢……”

我当然理解。可现在是21世纪,科学技术已经发达起来,而刑侦技术也开始系统起来,作为一个警校毕业生,我有自信不会再发生当年的悲剧。

我坚定的看着老丧道:“放心吧,现在科技发达,我绝对不会让害死女孩的凶手逍遥法外,也不会让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笑话,白天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人现眼,如果我不破了这个案子,恐怕以柳局那脾气,我得在这龙澳待上一辈子。

我的大好前程,我的青春,绝不可以耗在这种边疆之地。

“嗯,”在小白子的安慰下,老丧情绪稳定了下来,点了点头,“不过,压力也别太大了。”

抿了一口茶,老丧一下子换了一副样子,抬起头凝视着我:“尸体看出什么门道没有?”

都说人老成精,既然老丧都猜出来了,我只好将我的发现全都告诉了老丧。

老丧听完后,问我:“不会跟白天一样闹乌龙吧?”

“不会。”

“嗯,”老丧点了点头,“我相信国家不会培养出废物。”

这是什么话,我的心中有些不悦,想要说什么的时候,表情却突然的一僵,那死去的女孩居然就坐在前面的桌前,依旧是那怨恨的眼神看着我。

她的嘴一张一闭。每一闭合,那双眼就更加突起一分,随时都有可能掉落到地上。好像……是在说话。

“怎么了?”

我被老丧那双粗糙大手用力的摇晃回过了神,再一看,那女孩早已消失不见。

这蹊跷的一天,我已经习惯了,似乎是从我被柳永平发配边疆那一刻,世界就乱了。

我尴尬的一笑,“没什么,或许是太累了……”

赎梦

赎梦

作者:黑化病娇梦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红莲生业,我本沉沦。当世间的罪涤将我淹没的时候。我愿用这双眼,来劈破血色荆棘的苍穹。然而,当我对天撬开了一缕缝隙后,才发现天道何其无情……我的梦呢?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