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爱说篇 > 小说资讯 > 小兽驾到,冷傲总裁甘为仆在线阅读_小兽驾到,冷傲总裁甘为仆小说阅读

小兽驾到,冷傲总裁甘为仆在线阅读_小兽驾到,冷傲总裁甘为仆小说阅读

今天小编带来小兽驾到,冷傲总裁甘为仆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彩狸殿下,@从小在童话之都长大的小少年,因为哥哥的公司上市的问题被迫转学归来。初入陌生城市便被“拐”,这是无意的相遇,还是早有预谋的算计。小少年无辜的说到:“我这第一次来,我也不知道去哪儿?”霎时间,将司机雷得外焦里嫩。片段一:“报答我?以身相许可好?”冷峻少年认真的问道,眼神里透着一副看好戏的光芒。片段二:“哥,你究竟有多高?我这小短腿什么时候才能赶上你啊?”小少年眨着他那大眼睛,傻傻的问道。@

第二章:醒来报恩

雨渐渐的停了下来,天空开始放晴,在落幕前的几个时辰,天空上挂上了一弯绚丽的彩虹,雨后的天空更显得湛蓝无比,配上这彩虹可谓是相得益彰。

昏睡了n个时辰后的夏之沫终于睁开了他那亮晶晶的大眼睛,头已经不疼了,不过突如其来的光线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稍微的缓和了一会儿,夏之沫才从床上起来。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人换成的了长长的白色衬衫,黑色的休闲长裤也被人换成了蕾丝的超短裤,虽然衬衫很长,足够盖到膝盖,可是夏之沫总觉得有些怪怪的,看着自己的腿,总觉得像没穿裤子,白皙的小腿到处乱晃。

夏之沫光着脚就从房间出去,看着房间的格局,夏之沫想到这里应该是一个酒店的房间,既然是酒店,就一定有电话,夏之沫估计这是时间不早了,而在沙发旁的茶几上就放着电话。

夏之沫急忙跑过去,如玉的手指快速地按了电话号码,电话里嘟了一声后,对方说到:“你好,请问你是哪位?”夏之倾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我是小沫,我在?????”夏之沫还未说完,电话就被人硬生生的掐断。

“小沫啊,还真的是一个可爱的名字呢!”调侃的声音从耳畔传来,惊得夏之沫手中的电话一下子从手里滑了下来,脆生生的摔到地上。

夏之沫有些惊恐的转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人,结巴的问道:”你??????你是谁?”面前的人是漆黑色的,漆黑的瞳孔,漆黑的衣服,漆黑的发丝,嘴角虽然挂着明显的笑容,但这样身高的压迫感却显得愈发的沉重。

“我叫郑颖熙,记住了吗?小沫。“郑颖熙慢慢的靠近夏之沫,越来越近。

夏之沫想退,可无路可退,就在郑颖熙的脸快要贴上夏之沫脸的时候,夏之沫一把推住郑颖熙的肩:“你??????你别再靠近了?你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你。”

郑颖熙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向后退了几步,笑着说道:“我不是说了我的名字吗?怎么还在问。”

身高的优势让郑颖熙居高临下的看着夏之沫,这个时候,夏之沫终于感觉到长得高究竟有多好,平常和哥哥们待在一起,身高都被意识模糊了,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若是真的打起来,夏之沫的胜算可为负,待自己的心情稍微平静以后,夏之沫抬起头,问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好想不记得见过你。而且,谁把我衣服给换了?”

郑颖熙的笑意更明显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仰着头,从头到脚打量了夏之沫一遍又一遍,看的夏之沫心里直发毛:“你这一连串的问题,想让我先回答哪一个?还是先别紧张了,来,坐下来。”说着,郑颖熙拍了拍身旁的沙发。

夏之沫没有动,站在原处继续问道:“我怎么在这里?”

“小沫,这你就不可爱了。”郑颖熙摇了摇头,不过还是回答了夏之沫的问题:”你在车上生病了,昏了过去,本来想不管你的,不过你就把我抓着不放,我怕你被人给卖了,就把你带到我的豪华酒店里来了。”

“噢,原来是这样啊。”隐隐约约夏之沫是记得自己昏了过去,只不过一直以为自己被卖了,随即又问道:“那我的衣服呢?为什么给我穿成这样?”

“你的衣服有些湿,我就给你换了下来。”郑颖熙脸上挂着明显的笑意,和他那一身冷酷的黑色所散发出来的气质截然不同。

夏之沫扯了扯身上的衬衫,有些难为情的说道:“连裤子都舍不得一条,真是够小气的。”

声音虽然小,不过还是尽数被郑颖熙听了去,不客气地说道:“你这小短腿,我的,你能穿吗?”

夏之沫听郑颖熙这么一说,连忙低头看了看,不知为何,郑颖熙这么一说,还真觉得有些短,不行,得回家多补补,一定要把自己的腿长长,夏之沫暗自下决心。不过,现在看来,还真的是郑颖熙救了自己:“那个??????谢谢你救了我,可是,现在我身上没有什么能够报答你的。”

郑颖熙挑了挑眉;“报答?以身相许如何?“

“以身相许?可是我可以给你钱啊,我的零花钱可多了,每个月我都用不完,我回家以后给你钱好不好?“夏之沫认真的说到。

郑颖熙脸色沉了下来,一时间没有说话,夏之沫以为自己惹他生气了,连忙又说道:“那个,我今天出门太急了,什么也没带,你给我留一个地址好了,等我回家以后,我以后再亲自来谢谢你,你看这样好不好?”

郑颖熙盯着眼前的人,目光锐利,像是盯住自己的猎物一样,突然,他一下子站起身来,一把将夏之沫拉到怀里,将夏之沫压倒在自己身下,一字一句的说到:“除非你以身相许,其余的,都不行。”

夏之沫定了定自己的心神,咽了咽口水,傻傻的问道:“以身相许又不能吃,你干嘛要这样无聊的条件?对了,以身相许是什么意思啊?”

咚???????郑颖熙迷茫了,这个家伙,居然问他以身相许是什么意思,装的,一定是装的,不过,郑颖熙还是不想放弃,耐心的解释道:“以身相许,就是要你嫁给我,我们两个男人在一起结婚。”

“噢,是这个意思啊!”夏之沫恍然大悟,令郑颖熙惊讶的是,夏之沫继续说道:“但是,我们才刚认识啊,我们还没有感情基础,结婚一定要两个人都相互喜欢才行的,我们这个情况不符合这个条件。”

郑颖熙震惊了,无语了,悲催了,不过,最奇怪的是,夏之沫竟然不反对两个男人结婚,对于这个竟然无丝毫惊讶,难道,夏之沫是个gay,郑颖熙在心里想到。

“对了,你还是起来吧,你好重啊,我觉得你应该减点肥了。”夏之沫努力的想推开郑颖熙,不过,那只是徒劳,郑颖熙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自己好重,该减肥了。郑颖熙的额头布满了黑线,额??????这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自己这身材,可是保养得一等一的好,肌理分明,竟然觉得我重,还让我去减肥。

“你快起来,你压到我腿了。”夏之沫有些急了,自己的腿怎么也抽不出来,这个高大的男人真的是太讨厌了,在高的颜值此刻在夏之沫的心里也为负了。

郑颖熙看到泪眼汪汪的夏之沫,还是大发慈悲起身,坐到旁边。夏之沫白皙的双腿红了大半截,看到夏之沫埋头揉自己的腿,郑颖熙又往夏之沫旁边坐了坐,好心的说道:“我帮你揉吧,小沫。”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说着,还转了一个身,背对着郑颖熙。努力克制着眼角的泪水不掉出来,夏之沫伸手擦了擦眼睛,才没让眼泪流出来。

郑颖熙看到这么抵触自己的夏之沫,此刻,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我走了,你把你的地址写下来,我会报答你的。”夏之沫在一旁闷闷的说道,此刻,他多一秒钟都不想待在郑颖熙的旁边。

听到夏之沫的话,郑颖熙的心头无名的蹿起一股怒火,一把拽过夏之沫的手臂,厉声问道:“我有说了让你走吗?你还真是放肆啊!”

夏之沫抽了抽自己的手臂,眼睛急得红红的:“你快放手,你弄疼我了。”

“我说你不能走,你就不能走,给我乖乖的坐着。”郑颖熙最不喜欢别人违抗自己的意愿,伸手捏住夏之沫的下巴,狠狠的说道:“你们这种人,就是不能对你们太好,不然就会恃宠而骄。”眼睛了的光,仿佛要将夏之沫的身体射穿一样。

夏之沫蓝色的眼眸里浸满了泪水,他把嘴唇咬的死死地,郑颖熙一点也不客气的将夏之沫扔到地上,将他摔得阵阵生疼。

郑颖熙一脸厌恶,眼睛里都是鄙夷和不屑,生冷的说道:“滚,别让我再看见你,有多远滚多远。”

夏之沫站起身来,看着郑颖熙,伸手,将自己左耳上那枚镶有“天使之泪”的耳环取了下来:“嗯,这是给你的。就当是我报答你救了我,还帮我付了车费,换了衣服。”

郑颖熙别开脸,夏之沫还是保持着微笑说道:“我不知道我是哪种人,可是我知道我是一个报恩的人,这耳环或许你觉得不珍贵,不过,我相信,应该够还你对我的恩情了。”见郑颖熙没有要收下的意思,夏之沫将它放在茶几上,就从小心翼翼的旁边离开了。

郑颖熙听到夏之沫离开的脚步声和开门声,才转过头,当看到那枚耳环的时候,整个人既是震惊,又是后悔。

像郑颖熙这样身份的人,怎么会不认得“天使之泪”,那枚在瑞士拍卖价曾拍到三亿美金的钻石,当时自己都去竞标了,只是这种东西,价高者得,自己还没有荒谬到花这么一笔钱只为了买一颗用不着的宝石。

只不过,如今出现在他面前是什么意思,竟然还只是别人随手送给自己报恩的。他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了,越是想,越是觉得自己愚蠢,自己竟然还觉得他是那种需要钱的人。看看,人家一出手,就是几亿美金,这阔气范,几人能比。

小兽驾到,冷傲总裁甘为仆

小兽驾到,冷傲总裁甘为仆

作者:彩狸殿下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从小在童话之都长大的小少年,因为哥哥的公司上市的问题被迫转学归来。初入陌生城市便被“拐”,这是无意的相遇,还是早有预谋的算计。小少年无辜的说到:“我这第一次来,我也不知道去哪儿?”霎时间,将司机雷得外焦里嫩。片段一:“报答我?以身相许可好?”冷峻少年认真的问道,眼神里透着一副看好戏的光芒。片段二:“哥,你究竟有多高?我这小短腿什么时候才能赶上你啊?”小少年眨着他那大眼睛,傻傻的问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