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爱说篇 > 小说资讯 > 风云:精忠报国小说_风云:精忠报国小说阅读

风云:精忠报国小说_风云:精忠报国小说阅读

今天小编带来风云:精忠报国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侠义,古言,童贯,岳飞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子木,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狼烟烽火并起,天下波谲动荡,就连江湖也是血雨腥风,是仗剑行侠拯救苍生,还是为报仇雪恨不惜出卖灵魂,一错再错?风云本是两兄弟,本书以二人的成长经历为主线,以他们不同的遭遇为故事,善恶正邪只在一念之间,且品鉴本书《风虎云龙》带给大家的视觉冲击与身临其境的紧张氛围,愿每一位心中的侠义不灭。

第二章仗义相助

大汉没有在这里耽误下去了,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一个个的帮就算自己三头六臂也帮不完,只有将这份责任与痛苦化作心底无穷的力量,这就算对这些受苦的人们最好的回报,借了艘渔农的小舢板,乘着天色尚早向长满林木的小溪驶入而去,此次出来未向任何人透露半点行踪,目的就是要给方腊流寇匪徒们最后致命一击。

以往总是嗜酒如命,连朝廷法律规矩也难束缚住自己,自从来江南击寇一行让自己深入天下苍生百姓之间,渐渐明白了自己的责任所在。

缓慢驱使着小舟在溪涧之中,两边芦苇郁郁葱葱,凛凛两侧宛如千军万马的兵戈,整装齐整,听候号令,随时迎敌;树木枝深叶茂,掩天蔽日,让其间的一切都难以寻觅,让他格外谨慎观察和寻找,生怕遗漏了半点方寸,让方腊等穷寇溜走。

大汉目光如电,左右仔细打量两岸每分每寸,似黑夜一道霹雳照亮林子,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逃过这双眼睛,毫无纰漏,自己无心被景色感怀留恋,有的只有迫在眉睫的重任。

行使近两个时辰,竟然没有半点收获,摇橹着的木浆划在潺潺的溪水上,节奏分明、曲调适中,宛如编钟宫乐般悦耳,又像是在警告着自己的敌人小心,抑或是格外谨慎,生怕暴露行踪,告知了对方,让他们闻迹逃遁,本来是无计可施,让方腊有了可乘之机,藏匿不出,大让兵马元帅和先锋将领们头疼,早日了却此事,那些好大喜功的奸佞小人好回京邀功请赏。

自己如再不拿出真本事出来,恐怕今生注定难展抱负,所以这是自己单身涉险,未经上属请示,已然触犯北宋大律了。

大汉脸上没有显露丝毫焦急不安之色,已经力疲身乏、满头大汗,现在已然离所驻扎之地越来越远了,天色慢慢也晚了下来,回去已是赶不回了。只好再往前划,看看有路进林子没,找个地方落脚。

夕阳西下,天近黄昏。再过大半个时辰,天色就将无法视物,自己就算再艺高胆大,在小船上歇息一夜并非明智之举,蚊虫叮咬之苦倒不是什么不能忍受的,假如被余劣捕获也不过当寻常百姓毒打一顿吧?

最坏莫过于兵荒马乱的年代死于非命,自己的儿子尚幼,不想他成了无人照顾的孤儿,一念至此,还是心细为好,此行事关千千万万的身家性命,岂能儿戏。

找到一处大树下荫凉地方,将舟靠边,借着茂密的枝叶遮掩藏好,跃身上岸,绳索系在树干上,又仔细观察了四下很难被发现后方才顺着潮湿长满苔藓的崎岖小路寻迹入深处而去。

大汉在林间转荡没有发现任何生人迹象,就连啼鸣的鸟叫也变得安静了,可能是夜晚将近,万物都歇息归巢,这倒让他炽热的心稍微宁静下来,但作为大宋栋梁岂能舒缓,暂作休息。

这种想法至从军以来不敢有过,越是寂静越让人有种不安,何况距离帮源洞匪寇聚集之地愈来愈近,稍有大意就会丧命于是格外小心地找着能先充饥的地方和食物。

正置深处,已然没有了方位感,忽然有轻微声音传入耳中,顺着声音寻迹倒不失一种办法,总好过自己漫无目的乱穿误撞得好。

“臭婆娘,让我们兄弟抓住定叫你死得难看。”三名神色凶狠,面露杀气,年纪由三十五六到四十八九之间不等,他们三个大汉每人手持锄头、斧头之类的工具,正气势汹汹地追赶着什么,顺着他们追赶的方向望去,距离他们一丈之远,一位鬓发斑白,神情惶恐的中年农妇发足狂奔,似被后面三位大汉的凶神恶煞所害怕。也不知他们之间存在什么怨恨,需要致这位老迈孱弱的妇人于死地?

独摆小舟的大汉见到这种光天化日之下欺善凌弱的事在面前发生那里还能忍耐下去,这里虽说正置方腊残党隐晦藏身之处,自己也为深入虎穴亲手擒获首贼,将祸及六洲五十二县的暴乱就此平息下来,为大宋社稷、为黎民百姓还一个安宁、太平、祥和的盛世,孤身潜入此地,一探虚实,身上军务繁忙,但总不能见死不救,那样自己当初为什么披挂上阵?保家卫国又为了什么?难道就是平步青云,荣列三公,博得个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博得个封妻荫子儿孙满堂,自己当年不就是为了天下再无恩怨仇恨,百姓安居乐业,朝廷顺运大昌这个目的才加入行伍之列的么?如是对眼前的不平之事都熟视无睹,还谈什么保家为民?

看着前面的农妇体力渐感不支,就快要被后面三位大汉所追上。大汉不容顾忌后果如何,责无旁贷地冲上去拦在农妇身前三尺的地方。

身手之快,奔跑如飞,简直就是一只出林猛虎。

农妇眼前陡然出现一个身高八尺、宛如铁塔般的大汉挡住去路,一脸惊慌失措地错愕,吓得脸色唰一下煞白,几乎看出濒临绝望的惊悚,大汉生怕自己的冒失令这位农妇误会,连忙面露和颜悦色地神情,说道:“大婶莫怕,我是来帮助你的。”说着不由分说地朝正前方迈出一大步,整个人挡在农妇,叉腰昂首地道:“还有没有王律国法了,任由你们逞凶欺人?”

正面冲过来的三名大汉专心致志地追赶着已视为逃不出手掌心的猎物,哪里会料到旁生枝节,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但他们似乎人多势众,欺良霸善惯了,对这位大汉一点也没有放在眼里,相觑之下面露轻蔑地笑意,为首是一位年纪最长的汉子,一脸神气,傲慢无礼,口出狂言地道:“滚开!这是我们自家的事,少在我们面前多管闲事,否则对你也不客气。”

大汉看出这些人并非三言两语就能喝退震吓住的,也不便暴露真实身份,免得于己不利,反正此时既入虎口,焉能不得虎子,将兄弟们拼命流血换来的,因自己的鲁莽而前功尽弃呢?何况依汉子的脾气绝对不会狗仗人势,既然敢站出来必然是有十足把握,心里也做好了准备,思量再三,也不怕耽误了大事。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毕竟这里乃是清溪帮源洞,越远离大军营帐,越接近凶险,而且也距离方腊余党残势更不远矣。为了不打草惊蛇,还是步步为营,尽快将眼前的这场恩怨平息了,方能安心地处理大事。谦和地笑道:“各位大哥,你们三个大男人的,怎么对一位年迈大婶穷追不舍,难道不怕闹出人命来,吃上官司?”

三人一听,桀然大笑,笑声中尽是嘲弄,年纪稍小于刚才为首的大汉指着大汉的鼻子笑道:“你是想替人强出头,当英雄豪杰么?哈哈哈,如今方腊已搅得大宋上下不得安宁,报官?我堂弟便是余杭知州,你大可去的,但是要看你和这个贼妇有命活着走出去才行。”

那农妇有了人撑腰,似乎也不忌惮三位仇家,刚才的担忧一下变作定心丸一样,却又不忍身前这个不知身份的大汉为何要救自己,生怕他真被迁连进来,好心劝慰道:“这位兄弟的心意,老妇心领了,不过他们说的话句句实情,我一家也被他们兄弟欺侮了近二十年了,也不怕再多遭受皮肉之痛。你还是走吧。”

大汉见对面三人更是趾高气扬,得意洋洋的神气,激起心中激愤,冲口大喝道:“想不到身为朝廷命官,没有造福一方,为民请愿,却券养一群横行霸道的恶棍,天理何在,令人孰可忍孰不可忍。”

三人最小的见该轮到自己出面,嘻嘻奸笑道:“住口!都说了这是我们的家事,容不得你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插手,想活命就给我们滚远点,否则……”

“否则怎样?天下事天下人管得,我若是坐视不理,岂不是与你等混帐没甚两样。是我劝你们尽早改邪归正,免得酿成大错。”大汉厉声呵斥,像他这样不畏强权的直爽性子,换作以前早就忍耐不下去,定是施以痛手好好教训他们一番,但多年的磨砺,似乎所虑甚多,心智也成熟许多,不再意气用事。

三人脸色大变,肃杀之气油然黑沉重面,一看便知就要恼羞成怒,大打出手了,一场免不了的揪斗就要发生。

农妇紧紧拉住大汉的衣袖,苦心劝悔道:“这位兄弟你还是走吧,我可不愿见到你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说得出,做得到,不过也不敢真杀了我,否则人命关天,何况我还有丈夫,再不济还有两个儿子,我死了,他们会为我报仇雪恨的。”

“贼妇!拿你胳膊肘往外拐的窝囊废吓唬我们兄弟么?他又能做什么?当着你的面不怕把话挑明,他也是老李家的种,想骨肉相残,兄弟反目,你还没有这个权力,就算论家法处置,他也必死无疑,别说你的两个杂种,到时候斩草除根,就不信能对我们李家上上下下百余号人怎样?”为首的大汉竟然毫无顾忌地当着外人的面抖搂家数,看来他们果真是一家人,不过其中积怨之深,已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大汉疑惑,天底下竟还有这样手足相残的事,既是家事有什么过节不能当面讲明的,非要弄至刀戎相见的地步不可吗?不凄地问道:“既然你们都是一家人,何苦逼人绝路,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血海深仇不成?”“没你事,少在一边充当善人,滚远点!”

“我们的仇何止海深,与你无关,要待怎样是我们的事,少在这里插手,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

“多管闲事,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若不听劝,休怪我们不客气。”三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谩骂开来,气势强烈,大有理直气壮,犹如暴怒的野兽,择人便噬。

还未待大汉开口,身后的农妇也不甘示弱,冲口也反驳其词道:“什么一家人,自我嫁给李二哥以来,你们便处处欺压我们一家,甚至早将我们扫地出门,甚至逼至远离你们独僻深山安家,本觉得从今往后能少些麻烦,省得再招惹你们,谁知道你们哪一个不是恨我们不死,这多年的恩怨你们说算了,我范乙芬却不能忘了,若一直卑躬屈膝向你们求饶,反而更遭你们欺侮,人软被人欺,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这个农妇自道名讳,但闻她言辞犀利,字字铿锵,一点不惧怕三位年盛力强的汉子。

大汉也微微咋舌,看来定是范乙芬不肯示弱于人,反倒增俱了彼此之间的矛盾激化,仇怨积深。但想一个人困窘到了极点,唯有自珍自爱方能活得有尊严,否则便是屈辱负气地活着,简直形同空壳。

三人气急恼恨,手上的农具更是握得格格作响,看来在言语上根本占不到半点便宜,唯有略施惩戒才能迫使范乙芬住口。多说无益,反被对方抓住把柄或是宣扬出不告之秘于外人知道,于是论起手中的锄头、斧头便冲了上来,看来血溅当场的惨景就要即刻发生。

大汉骇然,没想到这三个大汉竟是蛮不讲理,未免有点失了须眉男子气度,最是见不惯欺侮老弱妇孺的事发生,怎能让他们得逞。从他们的言语中得知乃是李姓大家,虽是氏族矛盾,但也不能为所欲为,否则普天之下还有什么情理可言。

他们完全被气怒冲昏了头脑,面目狰狞,来势汹汹,手上定是使劲全力,准备要将范乙芬连口出羞辱之言的气力与机会也没有,完全就是要致对方于重伤致残的目的,下以狠手。

大汉哪敢怠慢,以多年的眼见耳闻,切身体验来断定,这三人不过是普通的农夫,没有习过任何拳脚功夫,对于自己来说不足为虑,可要是对付一位年迈体弱,势单力薄的范乙芬来说却是绰绰有余,且不管什么一家人还是相互恨之入骨的冤家仇人,先将这三位李姓大汉制服,免得眼前又发生血淋淋的惨案。展开身架,眼疾手快地将三人手中的农具夺了过来,另一只手架在为首汉子手中挥劈至范乙芬头脑的锄头上,紧紧擎住,任由锄头架在为首汉子头顶的半空难以向下移动半寸;右足支地,左足朝三人中年纪最小的那汉子使出一招“秋风扫落叶”,直踢向他下盘大腿,只听“哎呦!”一声惊呼,对手汉子下身站立不稳,立即扑倒在地,重重地摔了个痛,一时难以再为恶动武。

三人没想这个牛高马大的汉子果真不是省油的灯,均自怦然惊惧,气恼未消,看着“老三”被踢到在地,自然怀恨在心,为首汉子双手使力将头顶的锄头猛然向下面盖过去,那大汉右手犹如铁箍一般紧紧地握住锄头的长把,纹丝不动,膂力惊人,见到眼前这桩怪事更是又惊又急,恁地无计可施。

“老二”手中的斧头竟像是不翼而飞一样不知去向,眼前惊诧地瞪大双眼,还不知怎么一回事时,大汉哈哈大笑道:“都滚回去,若再是恃强凌弱,我对你们绝不客气,别说是百余人,便是千军万马,本人也从未皱下眉头。”

话音未毕,大汉将左手的斧头用力丢到了茂密的草丛之中,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中间汉子的衣襟,将他整个人抓得离地而起,然后往前方五尺之远的地方一投,摔得他是天昏地暗,鼻青脸肿;大汉顺势以左手屈肘使出一招“欺身拗步反身锤”在为首大汉的胸口以左肘猛击其胸口,为首汉子吃痛不消,整个人“琤琤琤”地向身后倒退七步,不住地抱着胸口痛楚干咳起来,手中的锄头早已把持不住被大汉夺了过去,差点眼前一黑,昏死倒地。大汉竟在电光火石之间将三位力壮盛年的汉子制服,动作之快,令人防不胜防,就连身后的范乙芬也看不清他到底是如何令三人几乎在同时倒地的,直看得目眵神眩,惊骇异常。

大汉勇猛无匹,无人可挡,实乃技艺超群,身手纯熟,一气呵成,毫无多余的动作,三下五除二地就令李姓三名汉子无法再行凶作恶,真是神乎其技。

大汉双手各持锄头两端,对三人喝道:“若再见到你们怙恶不悛,下场犹如此锄头一般。”“咔嚓!”一声,大汉屈膝,双手猛力向下一折,茶杯口粗细、长及四尺的锄头把手应声断折,然后看也不看地丢在三人面前。

三人见此情景不由吓得面色土灰,再无嚣张气焰,反而连声哀呼告饶:“多谢好汉手下留情,小的们再也不敢了。”说着,连那断折的锄头也顾及不上,相互扶持着,呻吟负痛地急忙离去。

大汉看着他们狼狈的模样,又好笑又好气,唉声叹气道:“真是目无王法,胆大包天,皇天之下竟还有为非作歹之事,实在该教训。”范乙芬感激地道:“多谢恩公为愚妇化险为夷,大恩大德不敢言谢。但不知恩公尊姓大名?”

大汉哈哈大笑,豪气凛然地道:“大婶切勿叫在下恩公,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我最见不惯不公之事,自然性子使然,至于名讳,请恕我暂且不便感知,但有一事相求,却不知大婶能否借个方便?”范乙芬也觉得天色渐晚,此人面色不怒自威,隐隐透出几分正气凛然,不像坏人,以多年阅人经验来看,定是来此地为了什么大事,也不予道破,免得令大家难堪。

范乙芬连忙应道:“只要恩公不嫌弃我家境贫寒,也正好借此机会酬谢你的大恩大德。”

“四海之内皆兄弟,大婶何必妄自菲薄?时日已晚,无处栖身,何况我也口渴得紧。”大汉本想坦诚直言,不敢欺罔一介心底淳善的乡下妇人,但自己此行事关重大,方腊等叛党又皆是逞凶极恶之人,若是走漏风声,平息干戈,还天下安宁的大事为重,不得不随口编造一个理由,大汉看似粗鲁直性,心思却是考虑周详,一想既到了此地,唯有当地百姓对周边环境了如指掌,找一个妇人指点迷津乃是最不令人怀疑猜测的事,更不想因事迹败露影响到她一家老小的安危,为人精细,做得面面俱到,滴水不漏。

范乙芬自然不便拒绝,笑道:“家里在穷,一碗水还是有的,那么有请恩公先到我家赞住一宿也是理所应当。”

“那就劳烦大婶带路。”范乙芬经历一场有惊无险之后,心情平复,便取道向山林深处走去,大汉心里在琢磨一事,也正好到了范乙芬家中才能有个结果,自然是非去不可。

风云:精忠报国

风云:精忠报国

作者:子木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狼烟烽火并起,天下波谲动荡,就连江湖也是血雨腥风,是仗剑行侠拯救苍生,还是为报仇雪恨不惜出卖灵魂,一错再错?风云本是两兄弟,本书以二人的成长经历为主线,以他们不同的遭遇为故事,善恶正邪只在一念之间,且品鉴本书《风虎云龙》带给大家的视觉冲击与身临其境的紧张氛围,愿每一位心中的侠义不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