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爱说篇 > 小说资讯 > 顾涟漪连峥是哪部小说_顾涟漪连峥是什么小说

顾涟漪连峥是哪部小说_顾涟漪连峥是什么小说

今天小编带来坏坏娇妻再世宠婚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顾涟漪,连峥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司马员外,重生前的顾涟漪,活得像一抹见不得光的幽灵。生而颠沛,死前流离,不人不鬼辗转半生,到头来,识人不清,顾涟漪为自己的窝囊买账。重回18岁,顾涟漪放飞自我,撩开棉门帘子一样的厚刘海,盛世美颜+逆天演技,她用实力阐释“这戏不火,因为缺我,此脸不红,天理难容”。重生好处多,唯有一点Bug,是不是有人私自给她写入了什么精神病属性代码,不然她为啥要经常与衍生的黑化人格进行自我斗争?……顾涟漪怼记者:你是什么货色,我就什么脸色。记者:这臭脾气谁给惯的,她咋不上天呢?!连爷:我惯的,谁有意见。

第4章行走的荷尔蒙

顾涟漪恼羞成怒了,特别羞特别怒的那种。

‘怎么了?’!

麻蛋,以前怎么没注意他是个这样的钢铁直男?好吧,那个时候被一只叫葛庄生的土狗迷了眼,等想注意他的时候,咳咳,自个儿把人家坑死了。

罢特,难道就没人告诉过他,女人哭的时候千万别问‘怎么了’?

是想让她怎么回答?

实话实说,老娘重生了?

老娘上辈子当了个大傻逼,把最爱我的你推开,还被坏蛋们利用害死你?

说老娘上辈子把你留给我的连一国际给拜光了?

还是说我那么傻逼的把咱俩的儿子弄丢了,最后自己也莫名其妙的死翘翘了……?

老娘理亏没脸说啊,摔!

就是想你了想抱抱你不行吗?问问问,显摆你有嘴?

俗话说的好,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同样的,你永远也不要妄想从一个正在恼羞成怒疯狂炸毛的女人嘴里听到她哭的真正原因。

果然,心虚懊悔又不占理儿的顾涟漪哭得更大声了。

连峥不是第一次见她哭,自从他派人把她‘保护’在这栋房子里,愤怒的,委屈的,郁闷的,暴躁的,她总是满身是刺的站在他的对立面。哭泣的原因每次都不尽相同,想通的是每次他都心疼的想死。

可是,她从没有哪一次是像现在这样,像只受尽邪恶人类蹂躏的小奶狗,惨兮兮,可怜巴巴的粘在新主人的怀里,用呜咽和哭泣表达着委屈。

连峥一手轻抚着她的头,一手紧紧的搂着她细软的腰,说道:“别害怕,谁欺负你了?你说,我给你出气。”

顾涟漪心底一寒,她是知道他出气的手段的,作为金城地下世界的霸主连爷,行事本就雷厉狠辣,如果事情涉及到她,那么他口中的出气,基本可以理解成让对方再也不能‘出气儿’。

她能说是她自己惹的事儿吗?自己欺负的自己,还把自己和你以及你儿子都给欺负死了?名副其实的‘杀你全家’呀。

麻蛋,‘管住嘴迈开腿’,也许这话不是很适合减肥,适合保命。

求生欲超强的顾涟漪努力平复情绪,吸吸鼻子,从连峥怀里抬起头,力求真诚的表达自己没什么事儿,可能是更年期提前而导致的情绪不稳。

她抬起哭的红红的小脸儿,看向头顶的男人。

然后……嗯哼,顾涟漪,呆,住,了。

妈耶!眼前的画面简直不要太养眼!

丰神俊朗就是形容这人的吧?是吧是吧?

此刻两人就站在大厅的超大落地窗边,男人背光而立,头发微乱,并不是记忆中那样总是一丝不乱的向后梳,凌乱的发给男人的冷硬刻板形象打开了一个缺口,呼呼的灌进了几口地气儿。

她以前都不知道他的发丝并不是乌黑的,近看呈现深棕色,几缕刘海捣乱似的滑落到白皙平滑的额前,莫名显得人慵懒而性感。

浓密入鬓的眉,略微深刻的眼眶,狭长的眼,眼角细看之下有点上翘,端的是邪魅勾人。山根饱满,鼻梁挺直,形状好看的削薄双唇,细看粉粉的,润润的,下颌的棱角为这张妖孽般的脸孔填上恰到好处的英气。

好看的喉结,宽阔流畅的肩膀线条,黑色的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胸前的布料因被哭湿而紧贴在身上,凸现出紧实性感的胸肌形状,紧窄的腰身,她手掌下轮廓明确的子弹肌……

妈耶!

她此刻多想拱手说一句:大哥,你这身皮囊太能打,奉上美颜界UFC金腰带,请笑纳。

她上辈子是不是瞎?放着这么这个行走的荷尔蒙不要,反而追着葛庄生那个假书生真娘炮屁股后头跑。

特么的,爱情使人盲目,先贤诚不欺我,想她那时应该是瞎得透透儿的,之所以眼中有色彩,恐怕都是出于自己雄奇而天马行空的幻想。

顾涟漪正自顾自沉溺在男色中不可自拔,殊不知她这副泪汪汪的呆萌小奶狗模样落在连峥眼里,简直太考验他的自制力。

连峥甚至在想,如果现在低头亲一下,她会不会炸毛?

然而顾涟漪的下一句话,将连峥心底涌现出的甜蜜美好,瞬间击得粉碎。

坏坏娇妻再世宠婚

坏坏娇妻再世宠婚

作者:司马员外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重生前的顾涟漪,活得像一抹见不得光的幽灵。生而颠沛,死前流离,不人不鬼辗转半生,到头来,识人不清,顾涟漪为自己的窝囊买账。重回18岁,顾涟漪放飞自我,撩开棉门帘子一样的厚刘海,盛世美颜+逆天演技,她用实力阐释“这戏不火,因为缺我,此脸不红,天理难容”。重生好处多,唯有一点Bug,是不是有人私自给她写入了什么精神病属性代码,不然她为啥要经常与衍生的黑化人格进行自我斗争?……顾涟漪怼记者:你是什么货色,我就什么脸色。记者:这臭脾气谁给惯的,她咋不上天呢?!连爷:我惯的,谁有意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