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爱说篇 >全部分类

全部小说

  • 情深晓间来
    情深晓间来

    作者:刚刚好完本

    白悠悠的脸色却十分苍白。她在等待老公回来,她的老公叶名琛,是帝都赫赫有名的叶氏总裁,无数少女心中的男神。但是在外人眼中幸福的婚姻,白悠悠却满心都是苦涩。因为自己的老公,看待自己就如同空气一般,仅仅靠着那份协议,才能让他每晚回家。

    小说详情
  • 冷色烟岚忘旧人
    冷色烟岚忘旧人

    作者:方然完本

    她就像是一只小绵羊一样,一不小心就跌进了早就为她准备好的坑,而等待她的,竟然是一个拥有暴力倾向的残忍少爷!阴晴不定,脾气暴躁……她小心翼翼,就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这尊大佛。直到有一天,他虚弱归来,气势不在,做什么都要她来帮忙。好吧,就这几天而已,忍便忍了吧,谁让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可是!上厕所都需要她帮忙这是几个意思啊喂!而她念念不忘前男友,更是彻底触怒了他。啊喂!她可是个正经的看护!不陪睡的!少爷你扑过来干嘛?我们不约!可是,听说他每三个月的虚弱竟然另有其因……当误会横生,阻隔不断,她与他,又该如何抉择?

    小说详情
  • 你的回眸,乱了我的芳华
    你的回眸,乱了我的芳华

    作者:小数点完本

    她是不谙世事,被众人捧在手心的宝贝。奈何一场意外的相遇,从此便沉迷在他的温情中。她不顾母亲苦口婆心的劝告,义无反顾的嫁给了那个在商界一手遮天的男人。本以为浪漫的一生从此拉开了序幕,谁知不过是一场恶梦的开始。

    小说详情
  • 幸得相遇离婚时
    幸得相遇离婚时

    作者:小蜜蜂完本

    慕芷安,晏景琛结婚两年的妻子。两年婚姻,可她在他心里,就只是一个宠物一样的存在。不能出门,不能工作,不能交朋友……除了伺候他,她什么也不能做。这样的痛苦的婚姻,慕芷安无法忍耐。酝酿良久之后,她终于还是联合了好友,预谋一场逃离。她自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从此奔向美好自由。可为什么不管她跑到哪儿,都有个人毕恭毕敬的出现在她面前,然后跟她说:“少夫人,少爷叫您回家。”

    小说详情
  • 逃离爱的漩涡
    逃离爱的漩涡

    作者:锦安安完本

    在陆言泽心里,他跟安知夏家族联姻的婚姻是恶心的,连着安知夏这个女人都是令人反感的。她对他好,在他眼里,是别有心机,他对她不好,在他眼里,还是欲擒故纵。反正不管她做什么,在眼里,都是恶心人。那好,安知夏挥挥手,这婚姻她不要好了。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安知夏一甩衣袖要离婚,谁知道,不放手的,却还是那个男人……

    小说详情
  • 愿此生有所痴缠
    愿此生有所痴缠

    作者:沈酒连载中

    很多时候,柳束君觉得自己还是挺幸运的,能够遇到秦书这样的男人。可惜,她不懂珍惜,她很抱歉,她自认自己是个人渣,早该让秦书知道,于是便和秦书挥挥手说了再见。可是三年后再次相遇,柳束君想逃,想离开,她伤害了秦书一次,不想再令他第二次难过,但是她发现,越是躲避,秦书越是和她扯不清关系,只因。他也错过了她一次,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小说详情
  • 醉爱当年
    醉爱当年

    作者:星满天完本

    尚云汐被尚安妮威胁,身陷险境,好不容易逃离开,却又惹上了靳传星。尚安妮顶替她的身份,陪在了他的身边。父亲的父亲又胁迫她做难堪的事情,又被他撞见。她有口难言,让两人误会越来越深,以至后来无可挽回。

    小说详情
  • 爱你如期而至
    爱你如期而至

    作者:杨火火完本

    慕景非之于林允,就是一株罂粟,明明已知结局,却还是会成瘾。

    小说详情
  • 爱久见深情
    爱久见深情

    作者:手雷斩云完本

    亲眼见到老公出轨,不用多说,离婚!再见时他却表现得一往情深,这是演戏吗?他温柔以待宠爱有加,还有那势不可挡的攻势让我躲无可躲。可当年他的出轨却是痛不欲生的根源。他却说,“我爱你。”

    小说详情
  • 逃之妖妖:总裁请你慢慢来
    逃之妖妖:总裁请你慢慢来

    作者:亦是长安完本

    二人的相识,不过是因为年少改名字的大乌龙,两位妇人惺惺相惜,从此,她的人生踏上了一条平坦的不归路!什么?他喜欢她?是不是这么多年没生病,这一回病的不轻?什么?他吻了她?是不是看着她这么多年初吻犹在,顺便帮帮忙?什么?他求婚于她?天呐,总裁大人,即使我俩是旧识,也不带这么玩我的!但是,谁说他是骗她的,他从小计划到现在,他一直是认真的!总裁大人,即使你是认真的,也得让小的梳理梳理状况吧!总裁大人,请你慢慢来!

    小说详情
  • 此爱时光难渡
    此爱时光难渡

    作者:林葡萄完本

    结婚现场,未婚夫临时换新娘,还曝出我不堪的视频。这个男人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挺身而出,还要假戏真做。向来我的爱情拿得起放得下。后来我才发现,一切只是未到深爱。变幻诡谲的家族利益之争,我心甘情愿被他利用。我以为,只要我守在他的身边,就会得到他的真爱。终究发现他的心给了别人就再也装不下我。可是,我痛下决心离开,他却又扰我,缠我……

    小说详情
  • 国民男神
    国民男神

    作者:沉香连载中

    身份神秘,盛世美颜,黑客技术一流,电竞纵横捭阖,隐瞒身份回到陆家,原本只想为母报仇的陆宓因为一不小心就风靡亿万少女,成了一代国民男神。无数少女哭喊:“陆少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那个冰一样高冷俊美的电竞帝王笑了:“别做梦了,他是我的!”少女们泪奔:“男神太优秀,连男人都来跟我们竞争,还有没有天理!”陆宓头疼扶额:“喂,你们谁来问一下我的意见,我是个女孩子啊!”

    小说详情
  • 慕少,请节制
    慕少,请节制

    作者:沐寒汐完本

    第一次说离婚,暮北宸把协议仍她面前:“留下,或者签字,二选一。”第二次说离婚,顾念欣化被动为主动:“我在民政局等你,赶紧过来。”第三次说离婚,暮北宸一把抱住眼镜赤红的女人:“还离不离了?”第四次,第五此……终于忍无可忍,暮北宸捏断笔杆:“顾念欣!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小说详情
  • 金石良缘
    金石良缘

    作者:一夜笙歌连载中

    结婚一年,丈夫不碰夜羽凡,他说他有隐疾。当小三气焰嚣张的拿着验孕单出现在夜羽凡的面前的时候,夜羽凡才知道,丈夫所谓的隐疾,是多么可笑的笑话......意外怀孕,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夜羽凡提出离婚,丈夫却拿着她跟陌生男人苟合的视频威胁她,夜羽凡这才知道,这场婚姻不过是一场阴谋......走投无路,夜羽凡遇到了那个如神一般的男人——羁景安!羁景安说:“想夺回属于你的一切,那就把我伺候好。”当层层真相揭开,夜羽凡才知道,她那个所谓的丈夫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最想弄死她的人竟是......

    小说详情
  • 女保镖在韩国
    女保镖在韩国

    作者:岑雅伦完本

    民宇搂着那小姐对金秀娜道:“我其实是想和这位小姐亲热一下,秀娜你要参观吗?”布拉格游乐园冰湖边,民宇拿出戒指对秀娜道:“我们,结婚吧!”秀娜猛然转身跃起,左膝重重撞在那人太阳穴上。一手拉了金民宇向后飞快地逃去。民宇看见秀娜背上那道殷红的伤口,听见她道:“决定了把身体交给哥哥同时,也把心交给哥哥。”会长对秀娜道:“你回中国吧,再也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秀娜抱着民宇一阵疯狂的吻,眼泪不住的流下。七八十人围住秀娜,民宇大叫:“你这可恶的丫头,谁叫你来逞强的?”秀娜举起右手道:“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绝对不会放开这只手。”娇唤一声向人群冲去。

    小说详情
  • 裂心
    裂心

    作者:银多多连载中

    我和他之间,有跨不去的仇恨。当我洗尽铅华,只为将他拉入地狱,却不曾想,自己一直都在地狱等着他。一切落寞,剩下的余温,是否可以让我再度去爱?

    小说详情
  • 甜妻养成:小不忍则卖大萌
    甜妻养成:小不忍则卖大萌

    作者:佛儿完本

    容家有女,其名为恩,天之骄女。幼年家变,自此成为薄家小姐。名义上的二哥把她养大,宠她入骨。每当她跟哪个异性走得近了些,二哥就要不高兴,总感觉自己辛苦养了十几年的白菜被猪给拱了。薄子恩跟某良姓小生拉拉小手——“未经我允许就敢拉拉小手,姓良的居心叵测,跟他绝交!”薄二少冷着脸。薄子恩跟方姓公子压压马路——“姓方的死板又抠门,看把你晒的,叫他滚一边儿去!”薄二少横着眉。薄子恩嫌弃地撇嘴,“二哥,你再这样下去,我会嫁不出去的。”“放心,能嫁出去。”薄二少勾勾唇。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种的白菜当然得自己拱。多年后,薄子恩靠着大的,抱着小的,忽然有点想不明白:“我到底是怎么嫁出去的?”身后的薄二少得意洋洋:“你对我死缠烂打,我就只好将就将就了。”

    小说详情
  • 何处寻佳妻
    何处寻佳妻

    作者:齐成琨连载中

    在南沐薇心里,他是自己的老师,又是自己的蓝颜知己。在他心里,南沐薇一直是她最为爱护的人。可是……某一天,他却得知了一件残酷的真相。于是,他便意图将南沐薇推入地狱。

    小说详情
  •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作者:安然完本

    慕容鸢忍辱负重,不明原因却在姨母死前床榻前发誓,永远埋藏当年车祸的所有真相……与玺墨城在签订婚姻契约之后,克服重重困难,先婚后爱感情逐渐升温……原来最爱的人该是自己最恨的那个人……

    小说详情
  • 爱似深海,情不愿醒
    爱似深海,情不愿醒

    作者:伞把儿完本

    “一夜之间,她失去父母,失去一切,从高高在上的千金沦为他的囚奴。她爱他,愿意为他付出所有。可是到头来才发现,她对他的爱,成了世间最锋利的刀。他用这把刀,把她的心一片一片地剜下……他是她最爱的人,也是亲手将她推入地狱的人!”

    小说详情